TREE


(夜叉般若控啊啊啊—青坊主三角控啊啊啊啊啊)(想到什么写什么)(无文笔)(01)(肯能就没有02了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是什么时候般若一直在夜叉身边形影不离的?大概是那次夜叉发了疯似的将青岩村毁掉,没有一个人生还,就这样,般若便一直跟在夜叉的身后。夜叉一开始本不理,可每次随手杀掉一个人,般若都会笑的很开心,那种让人脊梁骨发寒的笑声。

这天,夜叉本是要去到下一个村庄找乐子,在路上终于忍不住问般若为什么跟着他,般若一脸媚笑,蹭到他身边说“因为我和你一样也讨厌人类呀。”
“走开!”夜叉用妖力将般若弹开,般若猝不及防撞到树上,看到他被撞的低头一动不动,便继续往前走…突然!夜叉脖子一阵发凉!一条红黑色的妖绳勒住了夜叉
“被小看了呢”
——这是般若的声音!本大爷竟然没有察觉到这小鬼的气息!
夜叉回身一把抓住妖绳,用力握断!而般若已经到了夜叉眼前。般若擦掉嘴角的血迹嗤笑“真是都不温柔”
夜叉低下头半睁着眼审视着这只个头只到他胸前的小鬼,一把抓住般若的脸,将脸抬起来,指尖恶狠狠的嵌入般若白皙的脸“小鬼,你到底要做什么”

般若媚笑
“我要~跟着你,一定会很有趣的~”
夜叉又将脸靠近般若,压低声线“跟着本大爷?你还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”
——唔~好性感的声线。
般若听的脸麻了半边,顺势伸出舌头舔了夜叉的耳朵
夜叉闷哼一声
——这个感觉………!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青坊主………呵………
夜叉一把举起般若,让他坐在左肩上,朝往池田村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接上)(青青草原上的坊主)
池田村,一位顶着草笠,穿着袈裟,手持佛杖的僧人出现在这个村子,一句不语,也不化缘,整日整日绕着村子走来走去,村民也就越发怀疑这位僧人的身份,也有胆子大的上前拦住询问,可僧人依旧不理,到了夜里,僧人便会站在村口望着弯月喃喃自语。这夜,银发苍苍的老村长佝偻着背,跟着僧人走到村口,随他的视线也望向月亮,听僧人喃喃,直到僧人不再发声,村长顿了顿,终于问道:“法师……恕我相言,您这样整日在村子里走来走去,村子里的人已经有些不满了,更有说您整日不吃不喝,是个妖怪幻化而来假冒和尚的,所以今日我冒昧前来,您能否告知老朽一二您的目的,让老朽心里有个底啊…”
…………
“恶鬼明日即来。”僧人开口,声音无比温柔。
恶鬼!?村长被惊的浑身颤抖,“这……这!这是什么意思?!”
见僧人没有再开口的意思,村长只好努力让自己定下神,缓了缓后又试着问法师现在让村子里的人跑还来得及吗

“我来之时,已为时已晚。”说完,僧人闭上眼睛,将佛杖立于地面,松手后就地打坐。

老村长和僧人的对话被躲在村口树后的村民听到了,这村民紧忙跑回家,边跑还边喊“大家快跑啊,恶鬼要来了!”,起初有的村民还不信,可见到这人一脸的惊恐,便将信将疑的回到了自己的屋里,有选择跟着从村后跑路的,也有当成恶作剧而选择继续睡觉的,等到村长发现时,村子已经乱成一锅粥,想阻止也力不从心了。